您现在的位置nba体育新闻首页 >>国内新闻>>正文

                                              良渚遗址-良渚的考古发掘、良渚文明确证的工作被时代按下了“暂停键

                                              南阳女子整形死因

                                              在此之後,良渚的考古發掘、良渚文明確證的工作被時代按下了「暫停鍵」,直至上世紀80年代后才恢復穩定、高效的節奏。

                                              得到館里的同意和支持,「超高效率行動派」施昕更,馬不停蹄主持起了對良渚遺址進行正式的田野考古發掘。根據記載,從1936年12月至1937年3月,考古發掘共進行三次,獲得了大量的石器、陶片、陶器等實物資料,從科學發掘的角度確認了良渚一帶存在着遠古文化遺存。

                                              1912年,施昕更出生在杭縣良渚鎮,他在此地長大,讀小學。1924年秋至1927年夏,在杭州直大方伯巷杭州第一中學初中部讀初中。1930年,施昕更進入西湖博物館從事地質礦產工作。

                                              此外,城址的格局與功能性分區,以及良渚文化和外城台地上的居住遺址分佈特徵,都高度體現了該遺產的突出普遍價值。

                                              心思細膩、反應機敏的他,發現有幾件器物看上去很熟悉,尤其是一種長方形有孔的石斧,他在杭縣北鄉良渚一帶見過。靈光一現,施昕更感覺得到了一種「暗示」:古盪和杭縣北鄉的良渚,會不會之間有一種互相的聯繫呢?

                                              這件玉琮重約6500克,形體寬闊碩大,紋飾獨特繁縟,為良渚文化玉琮之首,堪稱「琮王」。

                                              這個載入考古史冊之人,原來並非考古科班選手出身,25歲偶然成為發現良渚遺址第一人,隨即投身田野考古、撰寫報告,28歲離開人間。

                                              好運氣,在11月3日那一天,驀然砸到施昕更頭上——機會屬於有準備的人,運氣只配得上真正有才華的大腦。施昕更于良渚鎮附近棋盤墳的乾涸池底,發現了一兩片「黑色有光的陶片」,帶回了杭州。

                                              「行動派」施昕更說走就走,隨即跑回故鄉良渚,一口氣進行了三次調查。他終日在田野阡陌之間奔走,不以為苦。

                                              當地時間2019年7月6日10時42分,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第43屆世界遺產委員會會議通過決議,將中國世界文化遺產提名項目「良渚古城遺址」列入《世界遺產名錄》!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第43屆世界遺產委員會會議於6月30日至7月10日在阿塞拜疆首都、世界遺產地巴庫召開。

                                              來源:中國青年報(ID:zqbcyol 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 蔣肖斌、沈傑群 編輯:陳垠杉)

                                              收到良渚申遗成功的消息,网友纷纷表示祝贺!

                                              《良渚》在上海付印時,施昕更迫於生計,到瑞安縣工作。不久后,便投筆從戎,任縣抗日自衛隊秘書。1939年5月,積勞成疾,感染猩紅熱,因無力醫治,施昕更病逝于瑞安醫院,年僅28歲。葬于瑞安縣西山。

                                              2018年1月31日,浙江杭州,航拍良渚古城遺址。

                                              遺產構成要素包括公元前3300年~公元前2300年的城址,功能複雜的外圍水利工程和分等級同時期的墓地(含祭壇)等。

                                              新石器時期良渚文化黑陶豆。觸發機緣的原始事件,是當時博物館正對杭州一個叫古盪的遺址進行發掘,1936年5月,古盪發現新石器時代末期遺址消息傳出,施昕更立馬給予極大關注。

                                              2018年11月8日,中國青年報對良渚遺址進行了整版報道。

                                              1937年春天,施昕更寫就了5萬余字的《良渚——杭縣第二區黑陶文化遺址初步報告》(以下簡稱《良渚》)一書,製圖100餘幅,詳細介紹發掘經過、收穫,提出頗有創見的看法。

                                              一系列以象徵其信仰體系的玉器為代表的出土文物,也為其內涵及價值提供了有力佐證。

                                              民國青年施昕更用生命最後的短短3年,一手推開了良渚文明大門。

                                              良渚古國,顯然不是「最早的中國」,但可以說是中國境內目前所知最早的國家。

                                              當地時間2019年7月6日10時42分,在阿塞拜疆首都巴庫舉行的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第43屆世界遺產委員會會議通過決議:

                                              共有來自135個國家的近2500名代表出席,阿塞拜疆文化部長阿布法斯﹒加拉耶夫擔任會議主席。

                                              會議共審議各國世界遺產提名項目35項,其中文化遺產28項、自然遺產2項、文化和自然混合遺產5項。此前,我國世界自然遺產提名項目中國黃(渤)海候鳥棲息地(第一期)經會議審議,已順利列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遺產名錄》。

                                              施昕更的《良渚》文稿付排后,抗日戰爭爆發,印刷被迫中止。於是施昕更攜帶文稿,隨西湖博物館遷徙蘭溪、永康、松陽,在董聿茂的呼籲和堅持下,浙江省教育廳同意出資付印。1938年《良渚》一書終於問世。

                                              杭州,良渚古城北段城牆基址,右側牆壁為城牆的橫截面。

                                              民國青年25歲推開文明大門發現良渚文化背後,有一位青年不得不提。所有文獻資料會告訴你,發現良渚遺址第一人生於民國,那個叫施昕更的人1936年在其家鄉,浙江杭縣良渚鎮(今屬餘杭市)附近,發現許多地點出土黑陶和石器,因而進行發掘。

                                              神人獸面圖像是良渚文化玉器最主要的紋飾題材,也被視為良渚玉器的靈魂所在。

                                              世界遺產委員會認為:良渚古城遺址展現了一個存在於中國新石器時代晚期的以稻作農業為經濟支撐、並存在社會分化和統一信仰體系的早期區域性國家形態,印證了長江流域對中國文明起源的傑出貢獻;

                                              将中国提名项目“良渚古城遗址”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良渚古城遺址位於浙江省杭州市,是太湖流域一個早期區域性國家的權力與信仰中心。

                                              著名考古學家嚴文明曾講過一句耐人尋味的話:「良渚的考古從一開始就不是挖寶。」我們後人對良渚遺址的刨根問底,既是解讀古老的文明密碼,更是為中華5000年文明的真實性,找到有據可循的科學證據。

                                              今日关键词:故障飞机占用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