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nba体育新闻首页 >>文化新闻>>正文

海峡新闻网-這也是張聰所著《行萬里路:宋代的旅行及文化》一書的重點內容

纵狗咬人被刑拘

且文人到訪景點並不限於觀賞,他們更喜歡通過創作把自己和景點或其他名士、把古今融合起來,與其說他們是在建構一個景點,不如說是建構了他們自己的文化身份。從書中范成大的案例可見,宋代知識分子有強烈的自我實現的動力以及青史留名的願望,而最重要的途徑莫不是通過創作文字作品。正是在這點上,張聰找到了她要的答案:「通過在作品中頌揚名勝和名人,堅持文化的延續性和強調傳統的重要性,他們構建了一個更大的結構,以緬懷和被緬懷的同樣方式可以把他們自己整合進這個結構中……大多數都因為他們在非本籍地區的活動而被後人記住。他們來訪的文化意義已經被整合到地方的和他們到訪的景點的傳說當中。」事實上,在這種文化整合進程裏,宋代知識分子表現出來的恰恰是對當下社會的關懷、對自我實現的積極追求。

送別活動自然也表現了人緣,范成大的好人緣教人吃驚,據范的日記,朝廷同意他退休後,一直到他離開後第十天仍有歡送聚會,客棧擠滿了人,他不得不多待三天,可即便如此仍有過半的人與他相伴而行。張聰調查,其中有三個人陪伴范走了一千多里、長達三十六天。陸游前往四川一偏遠地區任通判時,就沒有此等盛況及地方的慷慨招待,但他仍然沿途走訪六十二州縣,結交許多同僚、朋友。

張聰研究的一個特色即重視文人詩詞,將其作為史料,使歷史與文學相互佐證。送別或寫詩給朋友其實是經久不衰的文學命題,宋代尤其鮮明,僅歐陽修就寫了九十九首送別詩,其中七十四首寫給了準備出行的同僚。過去文學研究專注在文學性和作家傳記上,以歷史的眼光包括用統計數據的方式就使我們得到不少意外收穫。

圖:宋李公麟的《西嶽降靈圖》(局部)描繪官員出行情景/資料圖片

如今我們大可不必學宋人迎來送往、疲於應酬,可在旅遊觀光時,卻要學習他們一雙發現美的眼睛,學習他們敢於命名、創新的精神,培養自己的欣賞和創作能力,以各地文化來開拓自己的視野和觀念。除了美食、購物、自然風光,也要從文化知識上、從精神上與一個地方形成連結。黃州赤壁在南宋已成著名景點,當時文人認為它並非三國戰場,可他們仍興致勃勃追隨蘇軾的腳步,在這個既非遺跡又無壯觀景色的地方,與這位大文豪「互動」。

宋代知識分子旅行供今人思考、借鑒之處,主要體現在他們與各地精英互動、介入地方文化的形塑,這也是張聰所著《行萬里路:宋代的旅行及文化》一書的重點內容,當然作者的目的更側重考察文化的形塑與整合,而不在於為今人提供旅行指南。

一般說來,大量景點集中在經濟發達地區,可越是偏遠地區,越是唯有文人、官員才有更多機會走訪,無論是在景點的開設、命名還是文學的回憶、記錄、稱頌上,都習慣將這些地區的景觀與文化歷史名人聯繫在一起;有學人研究,中國文學很早就形成以欣賞景色的詩詞來表達道德情操的傳統;而宋人回過頭來,通過勝景的創設和文字記錄,使其昇華為知識、思想的象徵物,成為後人朝聖的目標。王安石《遊褒禪山記》至今還是高中教材的重要篇目,宋人留下的旅行文學實是不勝枚舉的。

士人們在旅途上經過各個地域,經常得到本地人招待,故而也少不了許多迎來送往的活動,宴飲、會友、觀光,許多詩詞成為這些活動及友誼的文字紀錄。也正因為這些活動,士人們有審視、鞏固、擴大社交圈的機會,並進一步形成認同,甚至建立起自身的文化身份乃至領袖地位。從這個角度說,旅行無疑是一種文化、政治資本,在當時,只有考生和官員才有更頻密、更深入地與各地接觸的機會,且女性是不被提倡外出的。

讀萬卷書也要行萬里路。旅行絕不僅是士人交際的場所,更是他們拓展視野閱歷、豐富文化學養的途徑。當初司馬遷寫《史記》就要到各地搜集資料、進行「田野調查」,他「求天下奇聞壯觀,以知天下之廣大」(蘇轍語)不正是今天所謂「沒有觀世界何來世界觀」。張聰調查了不少宋代文人,皆以司馬遷此舉為榜樣。

但上述聚會送別還為宋代官員貪腐打開了方便之門,大量的過路官員和應酬活動也直接影響到日常公務及其效率,除了增長奢靡之風,一些官員在採買物資上傷及了百姓與商人的利益。值得注意的是,這類活動及其開支的主要受益者是中高級的官員,而低級官員在旅途中仍然受到經濟問題的困擾。陸游在任期即將結束時寫信給宰相,要求下個職務安排在同個地區,他的理由是,之前赴任已經要靠朋友贊助旅費,到任數月依自己財力都無法安排返鄉行程,更別提為兒子娶妻了。可見當時旅行仍是一件頗為昂貴的事,儘管他們的旅行日記很少提到金錢狀況或家人,而更多地專注在景點風光的描繪上。張聰指出,「遊歷各地和探訪名勝已經成為一個重要的身份標誌:通過突出旅行的道德、學問和文化功能,宋人加強了他們作為儒家君子、受人尊敬的學者和國家的文化領導者地位。對名勝的探訪已經成為他們的一種特殊的社會資本。」

宋代士人把遊覽觀光變成了一次次的文化朝聖,通過與過往的文化相聯繫,以當下的人文關懷建構、傳遞他們的精神理想。除了走訪景點,他們還會創設、命名景點,故而直接影響了國家文化地理和地方記憶。據此書研究,宋代的名山勝境多形成於唐宋,但宋人與唐人不同,後者更注重自然風光,宋人則偏重景點的人文色彩:碑刻、寺廟、園林、宅院等,自然與文化歷史互相襯托,可主要是一種背景。今日杭州西湖十景是上世紀八十年代評選,參考的正是南宋傳下來的老十景,不過南宋時期西湖已有四百五十多處境點,且以文化歷史景點居多。

今日关键词:蜘蛛侠退出漫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