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nba体育新闻首页>>文化新闻>>正文

湖南卫视新闻大求真-把「空间」(在医院里进行治疗)落实为「时间」的问题

毒气笼罩悉尼

榮在接受採訪時曾表示,「實地醫院X」既不是展覽,也不是裝置,更不是表演。然而我在參觀之後,卻覺得它其實包含了三者,甚至可以說,它不僅是藝術的宣言,也是藝術的實踐。

榮生於以色列的海法,擁有倫敦大學金匠學院藝術碩士學位,是以色列海法大學藝術系教授。她擅長裝置與視頻藝術,大部分作品探討醫療的命題,而且具有「場域特定藝術」(site-specific art)的風格。

為了落實「實地醫院X」展覽,榮和魯賓刻意突顯醫療機構的條件性,把藝術展覽館裝修成醫院。實地醫院以藍白兩色為主,分成接待區與兩個護理區。觀者先在入口處取號碼籌,然後在等候處等候,身份變成了「病者」。當號碼被叫時,即前往接待區選取一條腕帶,腕帶上印有不同字樣(「我不願去想」、「我準備好了,你呢」、「我不知現在恰不恰當」和「我無從明白」),顯示病者的病症或面對的問題,必須接受不同的治療。治療的第一步驟是在第一護理區設有三個隔音的小房間,稱為「安全單位」(safe unit),病者進入其中一個單位,在聽完指示後大聲吶喊尖叫,把心中的憂鬱、疑慮、不快釋放出來。之後,病者前往第二護理區,坐在護理椅上,根據腕帶接受特定的「護理配套」(care kit),即觀賞《無人》、《習慣》、《一磚水泥》和《機構綁架》這四個視頻中的一個。病人在完成治療後可離開,但若不滿意,可立刻尋求第二意見,觀看其他視頻。

所謂「場域特定藝術」,指的是結合實際場地環境特點而創作出來的藝術品。最早帶動這種創作風氣的是美國藝術家羅伯特‧埃文(Robert Irwin,一九二八年至今),他自上世紀七十年代起,即認為藝術是具有條件性的,藝術家若想通過藝術和周遭環境進行對話,就必須對特定場地進行建築干預,改變空間的物理、感官和時間體驗。基於如此的藝術理念,他創作了許多突顯空間條件性的作品,如二○○七年裝置於我母校西雅圖華盛頓大學校園內的《九個空間九棵樹》(Nine Spaces, Nine Trees)。

當然,「實地醫院X」只是一家模擬醫院。二○一七年,榮創作了視頻《無人》(No Body),借一個女孩出海歷險的故事,為長期遭受家暴創傷卻沉默的自己發聲。可惜這作品不獲任何機構的青睞,無從放映,於是榮創立了流動式的「實地醫院X」,以威雙展為第一站,提供一個可以與世人分享《無人》的環境(context)和場地(place)。

圖:藝術家阿雅‧本‧榮的流動式「實地醫院X」/作者供圖

在參加本屆威尼斯藝術雙年展(以下簡稱「威雙展」)的九十個國家館中,以色列館絕對稱得上是別開生面,因為由藝術家阿雅‧本‧榮(Aya Ben Ron,一九六七年至今)和策展人阿比‧魯賓(Avi Lubin,一九七七至今)合作呈現的「實地醫院X」(Field Hospital X)竟然是非一般的展覽,竟然是一家醫院,竟然規定觀者要按照指示接受治療。

「實地醫院X」也是一個展覽,因為它在受眾面前呈現了藝術創造的新形態;說它是裝置,因為它模擬現實,對場域空間進行了藝術性干預和改造;說它是表演,因為展場工作人員和觀者有了「護士」與「病人」之間的互動演出,共同完成一場行為藝術;說它是藝術的宣言,因為它開宗明義提出藝術治療的重要性;說它是藝術的實踐,因為它要求觀者「必須有耐性,才能成為病人」,把「空間」(在醫院裏進行治療)落實為「時間」的問題。

今日关键词:华为申请新商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