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nba体育新闻首页 >>财经新闻>>正文

味道公司-锺薛高的味道并不是止步于检测数据

火箭签约塞弗洛沙

自去年5月產品上市後,林盛和研發組發現「味道有問題」的產品有3至4批次,大多是車間溫度、天氣變化等原因造成雪糕口味有微妙不同,絕大部分消費者品嘗不出。守着法律底線還是堅持「鍾薛高味道」?封存銷毀還是流通到市場?回憶起幾次處理「封存事件」的過程,林盛對大公報記者形容為「天人交戰」。

對於投資人潘攀說,鍾薛高成為「網紅」並不意外。「在中國本來是季節性食品的雪糕,被『鍾薛高』重新定義。」他認識林盛時,後者還沒有創立鍾薛高,而是在上海經營廣告諮詢公司,是雪糕行業幾個著名案例的幕後推手。與其他諮詢公司不同,林盛和他的團隊介入到產品打造、執行、高管團隊招聘等運營管理環節。

記者忽然理解了林盛說的一句話:「希望做一款中國的雪糕」。瓦片代表中國的青瓦白牆,「回」字代表回歸食物本源的味道。核心產品零添加,尋找全球各地最本源的滋味,用雪糕的形式再現出來。不談場景聊情感,鍾薛高一直走在回歸產品本質的道路上。「做網紅對我們團隊來說只是及格。」他說,希望能做出代表中國好品質的東西,對整個行業發展有所幫助。

林盛:堅守品質方可長紅以林盛及其團隊的從業背景,打造「網紅」雪糕並不難,難的是如何長紅。中國雪糕產品流行更迭很快,留下的經典款並不多見。一些僅幾億規模的生產商,卻動輒幾百個SKU(庫存量單位),難以形成自己獨特的風格。這一點上,鍾薛高堅持做自己的特點:自然和個性。所謂自然,製作的材料不含乳化劑和穩定劑,讓顧客體會到食物的本味。而個性則是,鍾薛高僅有10多款SKU,不去迎合大眾的口味追趕潮流,不去討好所有的消費者。林盛認為,要做一個長久的品牌,不應該去模仿流行,而是要堅守品質。

在累積超過4小時的訪談中,他跟記者分享了一個關於鍾薛高味道的「秘密」。

圖:鍾薛高的瓦片設計代表中國的青瓦白牆,「回」字代表回歸食物本源的味道

對普通消費者來說,鍾薛高是橫空出世。去年3月公司成立,5月產品上市,7月獲得真格基金和峰瑞投資的天使輪投資,11月獲得天圖投資。創立17個月以來,天貓粉絲85.5萬。2018年雙十一,鍾薛高以日銷460萬元成為天貓冰品類目銷售的第一名,66元一支的「厄瓜多爾粉鑽」當天賣出2萬支。今年「618」當天賣出60萬支。

今年5月,揚州工廠快遞了一批海鹽味雪糕到總部。林盛嘗過之後,敏感地發現這批次奶香變淡了很多,要求工廠立刻封存這批產品並倒查原因。不久工廠查出,生產這批次雪糕時車間一台製冷設備發生故障,車間有2小時溫度升高,原料揮發得很快,所以奶香味變淡了。

在林盛心目中,食品微生物檢測只是檢測菌落總數等指標──這是法律線,而決定食物味道的因素還包括季節、天氣、生產環境,鍾薛高的味道並不是止步於檢測數據。

「把不好的留在自己手裏」他定下的規矩是:「鍾薛高的品質,應該是在法規線之上。」

公司成立至今,林盛只要在上海辦公室,每天不僅要試吃新品,還要嘗工廠生產的每一批次產品。原來,除了自檢和第三方檢測外,鍾薛高每一批次產品都要從揚州工廠快遞到上海總部,由研發團隊品嘗後才能流通到市場。

有的管理層不理解,認為從法律上講產品完全合格,銷毀不僅得罪着急要貨的客戶,更令公司蒙受損失。對此,林盛下最後通牒:誰將味道有問題的產品寄出,就請離開公司。他對管理層說:「把不好的留在自己手裏,不能讓消費者難受──這句話不是放在嘴上,而是種在心裏。如果管理層都選擇了妥協放過,其他員工只會比我們更寬。」

今日关键词:林俊杰新歌